你掉的是粉瑞破还是黑瑞破?

西伯利亚的非洲大酋长。

你好请问这里是水花兄弟大食堂吗?【1】

【涉及】汤库,博李,可能还有更多。以及群内的老司机花式乱炖

【设定】心血来潮想搞的普通人au。一群表面少女内心司机的同居人士一起住在大洋彼岸的一间小小的公寓里面

【声明】群内联文。与真人无关+不要转出lofter

------------------------------------------

1、

我是梅子。一颗从没事就吃污污梅的梅子厂逃出来的梅子。

上面这句话是假的。

其实我是一条从大洋彼岸游到这里的咸鱼。我现在正坐在我一米高的行李箱上等待着被我还不熟悉的美国的阳光晒到变质。

我认为我有必要在这之前解释一下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我养的一只智障,我们可以称呼她为三三,作为一个海外党邀请我来到美国,并且发来了她的所在地的坐标。她在信中言辞恳切的表达了对我的想念之情。从不辜负朋友感情的我当机立断,清空了我自己的家,还询问了她关于旅费报销的问题。我想她应该去办理这件事了,因为这条消息发出去之后,她就再没理过我。

但是我等了三天也没有一张机票邮寄到我的家里。

于是我最终选择自己游,啊不,是飞了过来。

现在的我,正站在一幢红色外墙的公寓楼面前,和门口的密码锁大眼瞪小眼。

正在我犹豫要不要去找个冰品店拯救自己的时候,门,开了。

我疯狂地甩起了并不存在的尾巴,贴着门关上的缝隙挤了进去。我暗暗叹气,幸亏自己为了攒机票钱饿了三天不然可能就进不去了。

我转头一看,发现我的行李正在和我深情对视,我们中间有着一门之隔。

门外的那位美女!你可以把我的箱子扔进来吗!

也许是我挠门的声音太过刺耳,刚刚帮助了我进门的妹子转过了头,用一种关爱智障的眼神打量着我。

真的是美女!我激动地看着扎着马尾一身黑的高冷妹子迟疑着走了过来,几乎快要抑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波动。

我指了指门外的箱子,用我能做出来的最楚楚可怜的表情示意着。妹子大概也许是被恶心到了,因为她的动作像是按了快进键一样,开门扔箱转身,一套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我情不自禁的鼓起了掌。

一秒之后我和我的箱子团聚了。正当我想要搭讪,啊不对不对,是道谢的时候,她已经离开了,只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

“哦!在这停顿!”的呐喊已经欢快地来到了我的喉咙,我的眼角余光却瞥见了她中指上的戒指。所以我眼睁睁地看着她的背影渐行渐远。我想我差不多是个龙应台了。

我,失恋了。

2、

我是咸鱼。我的行李箱和我几经波折终于来到了公寓内部。但是我没有想到,公寓电梯,是刷卡使用的。

可以,这很强势。

于是我抱着行李箱诅咒着三三在电梯口等待了一个世纪那么长。这期间我甚至还在知乎上回答了“你所经历的最短的恋爱”、“被朋友欺骗是什么感受”之类的一系列问题。

忽然,一声清脆的“滴”声响起,我看见电梯门缓缓打开。我僵硬地转过头,看见一个小哥进了电梯。

我一瞬间连人带箱子滚进了轿厢,心里高唱着哈利路亚准备着感谢一下这位小天使。

当我用力抬起头看见他的脸的时候,我的脑海中策马奔腾过一系列的弹幕。

比如“我是不是真的蹲了一个世纪已经上天堂了”,比如“妈妈这个人真好看!”,再比如“他手里的爆米花真香!”这类没出息的语句。

小哥没注意到我,金绿色的眼睛看着变化的数字。我的身高让我只能看见他手里的零食,于是我百无聊赖地开始数起了爆米花。

十几秒后,我走出了电梯。不过我记住了小哥就住在楼上,兴许可以哪天勾搭一下。

等一等,我刚刚盯着爆米花看的时候,是不是看见他无名指上有个纹身?

上面好象是一个花体的英文名叫Klay吧。

然后我突然被一个可怕的推论击中。Klay,怎么看,都是一个男名啊。

我,又失恋了。

3、

我是一条陷入自我厌弃的咸鱼。

我收拾好自己心脏的碎片,敲开了公寓的门。我发誓我会把三三碾在墙上挖都挖不出来。

有人打开了房间门。

我试探着问:“你好请问这里是水花兄弟大食堂吗?”看见我身边的箱子,她友好地说:“你就是梅子吧!”

我拽着箱子进了门,然后沙发上窝着的一二三四五六个人一起转过了头看着我。

我感觉到我的头发一瞬间炸开了,毕竟六个妹子眼里蹿动着小火苗盯着我我还是会不好意思的。最重要的是,我如果现在动手,一定会被理解为家暴。

人生真是寂寞如雪。

于是我自我介绍:“你们好,我叫梅子。”好尴尬。

所以我蹲下去,当然,不是找地缝,只是把箱子打开拿出了一袋东西。

“这是我带过来的土特产。”我打开口袋。

几个人凑过来,视线从我的脸转移到我的口袋上。

然后,几条咸鱼落了出来。

“噢这里还有我带的盐!”我环顾四周,“人呢?”

4、

我是咸鱼干。

这是我来到公寓的第一天,为了觉得自己好象把事情搞砸了。

其实咸鱼是好吃的。但是三三戳着我的额头说我傻。

你又不是羽皇你戳什么戳!给朕拉出去续了!

但是我忍住了,因为我不想睡沙发。

不过公寓挺大,加上我一共住了八个人,外加一些其他的动物,也不算是拥挤。

但今天操劳过度,我也没了闲情逸致再想其他事情。于是,怀着对未来生活的憧憬,我抱着鱼形抱枕睡了过去。

----------------------------------------

●流水账

●抛砖引玉用

参与人员: @君待花开人不还  @corda雨  @最近入了好多冷西皮坑  @清伊_Kiyoi  @一只白三三  @中医小美美  @Asmar  @苏式洁 

评论(22)

热度(17)